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凯发娱乐科技有限公司!

已阅读

公安厅原副厅长赵翔被查后自白:大搞权钱色交易就是土皇帝……

作者:admin      来源:admin      发布时间:2021-12-05

  抹鼻子流眼泪,干嚎对不起天对不起地,悔恨丧失信念疏于学习,这些老套的戏路演了一遍又一遍,并没有什么新意。

  “我可以说是一个在贵州公安系统内用脚一跺地,也要抖三抖的‘土皇帝’……”

  贵州公安厅前副厅长赵翔,在自白中把自己形容为“土皇帝”,如此比喻颇为神妙入骨,说明他在里面没有浪费牢饭,确实有所反思彻悔。

  一是喜欢喝大酒,没有茅台不上桌、不喝雷子不撤席,白天以茶代酒,晚上以酒当茶。

  二是喜欢江湖义气,与商人老板称兄道弟、喝酒打牌,只要找到赵老板、赵大哥、赵伯,有求必应无事不成,当然没有白办的事。

  三是喜欢说了算,只要他管的事针插不入、水泼不进,圈里圈外、黑道白道都有自己的团伙势力。

  四是喜欢扬名立万,赵翔找人操刀代笔、侵占公款印刷了自传《流金岁月》,记录了自己从县城民警到公安厅一步步攀爬的历程,塑造了伟光正的人设。

  除了赵翔,贵州还有一个“土皇帝”,就是著名的天下第一土司水楼的始作俑者,独山县委书记潘志立。

  一个只有36万人口的贫困县,在“潘大胆”的折腾下,全民招商引资,贷款发展项目。

  水司楼、盘古庄、独山影视城、10万人体育馆、大学城等一批冠以天下第一、世界最高名号的项目拔地而起,无不天马行空、威武霸气。

  他用8年半时间,把自己从正县原地提为副厅,也给独山县留下400亿债务,连利息都还不上。

  400亿是个啥概念,可以造两艘航母,生产300多架歼20,能够铺一条从独山到贵阳再出省的高铁,足以让400万贫困家庭年收入10万。

  以“土皇帝”自比,恰切地形容了权力失控的恶果,这个词适几乎用于每个大贪大腐。

  据通报,尹家绪在职期间曾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损失,不仅纵容亲属违规经商谋利,还将企业里的盈利业务交给亲友经营谋取私利,造成国家利益受到巨大损失。

  同时,尹家绪还痴迷打高尔夫,搞钱色交易,他在长安汽车期间与一位银行女子的故事也在一定范围再度流传。

  没有彻底的财产公开,没有由外而内、自下而上的监督,就会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。

  纵然是秃子头上的虱子,不到万不得已,不到积重难返之时,也很难及时有效地纠正。

  久而久之,权力不断被纵容,欲望无限制滋长,直到豢养出一个胆肥气壮的“土皇帝”则为时已晚。

  只有把权力关进笼子,把钥匙交给人民,才能灭掉老虎的威风,实现真正的海宴河清。